杨静:忽略核心技术 中国AI超越美国言之尚早
 

随着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迅猛发展,许多人都认为中国即将超越美国。但是国内业者对于此类声音需要保持清醒认识,在实现核心技术突破之前,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

  谷歌DeepMind的“阿尔法狗2.0”刚刚在中国乌镇大展神威,轻松击败世界排名第一的围棋手柯洁。《纽约时报》近日刊发以“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国超越美国?”为题的长篇报道,核心观点是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巨大,人才团队日益向东方倾斜,与美国的差距正在缩小,甚至可能超越。

  美国舆论的这种声音,已经成为一个类型,就是渲染中国的奋起直追,营造出一种危机感,其用意出于激励、警醒,以鞭策美国业界不掉以轻心,始终保持优势。而我们对这类声音,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纽约时报》的文章也提到,巨大投入并不一定能转化成优势。过往经验告诉我们,各级政府的科技投资往往受到风险评控能力与产业孵化能力等因素的限制。比如曾经的云计算和大数据甚至智慧城市,都留下了不少教训。

  人工智能已经到了产业主导的新阶段,市场和研发都是以企业为主体。但中国企业跟美国的全球主导企业的实际差距还很大。2016年在科技研发投入上超过百亿美元的全球主要科技企业,中国企业只有华为一家入围,在营收上更是无法与全球领导企业相提并论。

  另外,值得警醒的是,在《福布斯》刚发布的2017科技公司榜中,前10大科技公司美国占8家,另外两家分别是三星和富士康。从上面两份榜单可以看出,中国在全球科技产业的影响力,能跻身前十的还是富士康与华为等以硬件制造业或信息通信解决方案为主导的公司。

  据《泰晤士高等教育副刊》报道,爱思唯尔的SCOPUS数据库中的数据显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出版的论文数量,自2011年至2015年创下了超过4.1万的纪录,美国排名第二,大约为2.55万。然而考虑到加权引文中国影响力只排名34位,这表明大多数论文的质量不如美国(美国的加权引文影响排名第4)等国。

  综上所述,在人工智能的疆场上,无论产业还是学术层面,中国更擅长从1到N的模仿、复制与应用、调优,但美国还是在从0到1的创新方面以及在全球企业级研发竞争力层面大幅领先。

  谷歌这次在乌镇实际是以对战柯洁为舞台,以中国广大缺乏基础芯片研发资源与生态系统建构能力的科技企业为目标客户,推销一整套以TPU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云平台,特别是以TensorFlow为开源框架的深度学习算法系统。同时,中国企业深知,DeepMind在通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竞争力是中国任何一家企业或机构难以企及的——中国甚至尚未在企业层面或国家战略层面对通用人工智能研发进行重大布局。“阿老师”一骑绝尘,甚至因为找不到对手而退役。

  从乌镇战局看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国超越美国这个命题言之尚早。目前,我们在企业主体和研发最前沿的落后主要是太注重战术应用,而忽略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突破。只注重投资规模,而忽略投资效益。如果哪一天中国的人工智能在比赛中胜出,才证明我们的模式笑到了最后